懂懂日记:男,女,那点事

我们家店是一二楼,上面还有三四楼。
共用一个门牌号。
三四楼是乐高机器人俱乐部,老板是个女的,35岁左右,南通人,个头蛮高的,气质美女,超冷。
我咋知道她冷的?

有次,申通把她的快递放我这里了,我献殷勤给送去,她连谢谢都没说,让我放桌子上,我还指望她热情洋溢的喊我坐坐呢!
据说,老公在台湾,不经常来,不知道是本地人在台湾工作,还是台湾人在本地投资,总之我是没见过。
在我的概念里,美女分两类,一类是能泡上的,一类是泡不上的。
她属于泡不上的。
一方面,不差钱。乐高机器人俱乐部一年少说不赚个三五十万?她开辆MINI,还背着LV,不说超有钱,至少是小资家庭。
一方面,挺有范。我们要身材没身材,要长相没长相,要才华没才华,入不了她的眼。
别自讨闭门羹了。
她喜欢穿红色风衣,她女儿七八岁的样子,也喜欢穿红色风衣,母女俩还留一样的发型,有范有味道,每次娘俩路过门口,我都忍不住多瞅几眼……
貌似是我不正经的缘故,来找我的男生,也多不正经,晚上不是去夜总会,就是玩陌陌,而且弹无虚发,有朋友甚至在这边发展了固定情人。
让我带坏的?
关键是我晚上不出门,咋可能是让我带坏的呢?
但是,这个事与我有关,因为我不能全天候陪伴,一般是一起吃午饭,然后一起打球,打完球我就回家了,大家在这边没事干,也只能约妹子了,而且大家基本上都定点住在戴斯大酒店,楼下就是夜总会,一搜附近的人,要么是小姐,要么是旁边商场的营业员,要么是附近小区的住户。
貌似酒店有魔力?无论好男人还是坏男人,一进酒店,我发现都变坏了,有时我上午10点去接大家吃饭,总会遇到故事……
但是,我也理解,男人嘛,就这么点爱好,你情我愿的事,谁也不能干涉。这里面也分很多类,有人是在微信上谈感情约到的,有人是在陌陌上谈价格搞定的,还有一类就是商场妹,她们一般比较含蓄,不直接谈价格,而是提出让你帮着买双鞋之类的,当然也可以折换成人民币。
戴斯大酒店就在我们家旁边,这也导致他们经常会约到我们小区的妹子,当然不一定是妹子,他们也会发照片给我看,我一看,有的很眼熟,有的没见过。
只能感叹,人咋有多面性?
平时遇到,总见她挽着老公的胳膊,特恩爱,竟然也偷腥。
以前,梁子在这边的时候,女朋友成群,多是商场妹,即便是现在我去商场,也总能遇到梁子的女朋友……
他都是谈感情谈来的,不给钱。
当然,钱也少花不了。
不过谈感情也有弊端,真有妹子把他带回家,要家里人看看这个男朋友怎么样,合适就订婚。
吓死他了。
这些事,我从来不过问,他在这边没事干,而且又年轻,20来岁,不泡妹子又能干啥呢?我只是嘱咐他注意安全,一方面是卫生安全,一方面是人身安全。
笑笑在这边,貌似跟我一样,是性冷淡?从来没见他带过妹子。
他们俩都是常住型的,一住就是几个月,把酒店当家了。
15年12月份,又住进来了一个小伙伴,叫大象,看起来特老实,跟梁子似的,给人的感觉特有安全感,我称之为保护色。
大象的套路又有变化,他既谈感情,又花钱,但是钱都是转化为礼物的,只要他觉得喜欢,直接就大手笔,例如买个苹果手机啥的。
大象,有点怕我,所以他从来不把女生带到酒店,基本上都是在车里,有些女生觉得车里太憋屈,一般就会提出去开个房,女生出钱。
偶尔,我会调侃他,问他泡了几个妹子。
我翻翻他陌陌。
知道我发现了啥?
他竟然把我楼上机器人姐姐给睡了,俩人的聊天记录我看了,跟我想象中的高冷不同,完全是另外一个人,热情奔放,说自己从台湾刚带回来的七彩套套,要跟大象每个颜色都用一遍……
我问,你花钱泡的?
大象说,不是,一分钱没花,她还送了我个包!
我问,跟你关系如何?
大象说,百依百顺,我打个电话,她能马上过来。
我说,别,别,不用。
大象问,你认识?
我说,不认识。
我跟大象深聊过一次,他一年收入30万左右,其中20万是用来泡妹子了,剩余的10万就零花了,有时在微信上聊个深圳的妹子,很投缘,第二天就飞去了,不计成本地去满足自己的身体欲望。
在我看来,蛮心疼的。
我疼钱。
别说是5000元,就是500元我也觉得心疼,咱辛苦赚来的钱,何必花在她们身上?咱都没舍得给咱爹咱娘花点钱。
也许是一岁年纪一岁心,现在就是让我抱个漂亮妹子睡一晚上,我都嫌浪费时间,睡前不能安心读书吧?早上不能静心写文章吧?
想想都觉得烦……
不是说我正派了,而是看透了这些事,不就是那么回事吗?
他们也会回归的,但是需要时间,需要阅历,可能会在一瞬间醒悟。上次旅行,我跟一个企业家同房,他跟我讲,40岁以前,只要出差他一定会找小姐,除了非洲妹,其它肤色都玩过,他自称过千人了,不过我觉得这个数字夸张了,几百个肯定有,但是突然有一天,他决定再也不找了,就真的再也没找过。
上心理课的时候,老师说男人的征服欲、事业欲都与性欲成正比,我想了想身边人,貌似有那么一点点道理,越是优秀的,女人越多。当然,女人是接受不了这一点的,女人是希望优秀的男人只爱自己一个人,所以女人喜欢陈道明,据说结婚这么多年,从来没出过轨。好男人,好演员!
年龄越大,阅历越多,性在生活中占的比重越低,甚至等我们老了,完全进入无性状态时,依然幸福。
我有个小伙伴,以前是负责我们这个区域的快递员,后来因为筹办婚礼辞职了,前些日子喊我吃饭,说有事。
我心想,啥事?
他问我,男人多长时间算正常?
我说,你舒服了,就算正常。
他说,我老婆嫌我小,嫌我笨,我真想干晕她,我恨死自己了。
我问,你以前没想过这些事?
他说,没怎么想过。
通过跟他交流我才意识到,这个世界上天生就有男人不喜欢性,可有可无,甚至成了负担,药也吃过,教程也看过,都白搭。
很不巧,上天恰好分配给了他一个欲望非常强的女人。
我个人感觉,他们的婚姻要走向尽头,只是时间问题,他在努力地挽留,而女的执意要走,因为有过比较,自然过于失望。
我问他,你能接受老婆跟别人在一起吗?
他说,当然不能接受,她承诺过我,不找别人。
我问,咨询过心理医生没?
他说,心理医生建议是,要么我变强,要么放她走,否则折腾一辈子,可是我不想让她走,我太爱她了。
我说,要不,你就开始健身吧,也许有效果。
他问,打羽毛球有效果没?
我说,我说句题外话,你去做个身体检查吧,我觉得你不像25岁的小伙了,头发也快掉光了,胡子也变黄了,是不是身体机能出了什么问题?我不是诅咒你,只是担心。
他说,明白。
那有没有女人是无性状态?
有,太常见了。
特别婚后无性更常见,但是整个婚姻从始至终都是无性的听说过吗?
女的追的男的。
在男人最落魄的时候,俩人结婚了。
男人从来没碰过她。
她想要个孩子,怎么办?
男人只愿意提供精子,但是不愿意实战,只能试管!
现在孩子六岁了,她从来没碰过任何男人……
也是我们身边的朋友,劝她离婚,她不离,为什么呢?男人现在依然飞得比她高,她无比的崇拜他,她不想放手,哪怕占这个坑不拉屎也不能让别人把这个坑抢去。
男人是不是GAY?
不是,男人非常正常,外面有人,她出差的时候,男人就把那女人直接带回家,那女人还留暗号给她,把用过的TT和纸放到衣橱里,故意让她看到。
我就好奇,咋还有这么奇葩的婚姻?
你就是再讨厌一个女人,也不至于一次也不办吧?哪怕强忍着,你也要定期交公粮吧?
他就不!
朱安?
我推测,俩人有不可调和的价值观冲突,最终就成了鲁迅跟朱安,朱安虽然做了鲁迅的大太太,但是可能一辈子都没尝过男人是什么滋味,是可悲是可叹?
我读大一的时候,谈过一个女朋友,她妈跟她爸就是这个状态,从她记事起,俩人就一个人一个屋,彼此都不允许对方进入,吃饭也是各做各的,俩人遇到事就吵,但是就是没离婚,我推测,基本是无性状态。
有时,我就在想,人生到底怎么是对的?
他们遵循世俗,白头到老是对的?还是偷腥是对的?还是活出自我是对的?
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。
昨天,我听到了最有力量的一句话:想干点啥,就干点啥,千万别委屈自己……
我是乌鸦嘴。
春节期间我写了一段话:你想想同学里,是不是已经有走了的?
我初中同学,同村,车祸,死了。
我高中上铺,癌,高三那年走的。
我大学同学,跳楼。
正月十五,我们这里要回家给祖宗送灯,也算一个家族团聚的机会。
无意中谈到了我一个同学,女的,在镇上做蛋糕的,癌。
怎么发现的呢?
她一直都很正常,是过年的时候,有亲戚说她脖子有点粗,建议她去检查一下,一穿刺,甲状腺癌。
回城的时候,我路过她的店,过去坐了坐,主要是我觉得若是现在不坐坐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坐了。
她说,我是真没活够,舍不得这俩孩子。
我说,一切都会好的。
她说,千万别委屈自己,想点啥就干点啥,我这病就是气的。
我问,以前没注意?
她说,没注意,本来就胖,也不疼,也不痒。
回到家,我越想越觉得可怕,人生真是短暂,就跟老师点名提问一样,这次点了她,下次可能就喊我,谁都无法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。
这么一想,我们纠结的事,还叫事吗?
什么理想,什么主义,都见鬼去吧!
那天晚上,我10点就睡了,做了一晚上噩梦,梦到我也得了癌,怎么办?重新规划剩余的几年,开始每天跑步,每天严格控制饮食,开着车去旅行,同时好好攒点钱,留给孩子,还要感谢媳妇在我病了依然不离不弃……
我们怎么才能变?
就要假设我们得了绝症,只有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延缓病情。
用这种心态,我们才能蜕变。
否则,我们依然会熬夜,会酗酒,会生气,会纠结。
这个世界上谁最重要?
儿女?
父母?
不对,我们自己最重要!
朋友不重要吗?
可有可无!
我经常给大家讲一个现象,农村葬礼上,几乎没有朋友参加,就是亲戚,真的能用心哭的,只有儿女,连老伴都不会哭的。
你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。
不信?我们来做个实验。
我把大家挨着加进群,然后我又挨着踢出去,我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解释,你会不会生我气?
假如我这么调查,你肯定会说,不生气。
实际上呢?
有天,我去徐州拜访一个女老板,以前就聊得非常好,去了以后她也蛮重视的,还邀请了一群朋友陪我吃饭、喝酒,还在她店里拍了好多照片,她说自己蛮激动的……
回到家,我想把她加到微信群里。
加进去,我才发现加错了,加了她的广告号,她的广告号是卖仿品的,名表。我想换她的私人号加进去。
于是,我把她又踢了。
中间,我接了个电话,又忙别的事去了,把加她的事忘记了。
晚上我上线一看,妈呀,她给我发了至少100条信息,刚开始还是蛮平静的,问我为什么踢她?后来就开始骂了,最后是破口大骂了。
我给她回信息解释,发现她已经拉黑我了。
我在想,其实我什么都没干过,我把她加进去,再踢出来。
这个事引发了我的思考。
我们对朋友真的能做到不误解吗?
我们与朋友的关系,看似亲密无间,其实往往经受不起一个看似可能有误会的小动作,你高估了友情。
不信?你试试!
我进羽毛球群时,群上人还很少,不到20个人,我挨着每个姐姐发了100元红包,但是有些特别熟悉的我就没给发。我是怎么想的,咱这么熟悉了,还需要红包吗?何况发红包就是闹着玩,我也不是白发的,发了以后你们在球场见了我都要无比的热情,我花100元买你们的热情洋溢不好吗?
想法挺好,那些收了红包的纷纷承诺以后请我吃饭!
结果咋着?
原本跟我很熟,见了面就搭讪调侃的大姐,不搭理我了,甚至给我脸色看。
我想来想去,我到底做错了啥?
想明白了,没给她发红包!
若是谁都不发,那么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,而我发了其他几个大姐,没发她,她认为我在冷落她……
想多了,我是觉得我们关系好,才没发!
这么一想,我突然觉得,很多人的情绪是非常容易为外界所左右的,你在不断地去假设、揣摩别人,从而判断出对方对自己的态度。
很多人揣摩我,问我是不是故意咋着咋着。
我心想,你真会揣摩,我是狼心狗肺,除了我自己,我啥都不关心,咋有心思去刁难你?说白了,连你是谁我都不知道,我每天面对的是几万人。
这些日子,大家在群上讨论了骂声,例如很多是做培训的、做自媒体的,提到了自己如何去对付这些声音。
我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?
我觉得,限制了别人发言,删除了回复,都不能改变这些声音的存在,我觉得越是年轻的时候,越应该多听听这些声音,你的胸怀会因此变得宽广。
你可以把这些理解为压力训练。
经历过压力测试的人,是很难被激怒的,因为对骂声早就习惯了,上次村里选举,闹大了,镇上管不了,派来了县里的工作组,有个老娘们直接脱了上衣对着工作组闹,又是谩骂,又是打滚,老爷们们被治服气了,谁也不敢上前,工作组里有个老同志走过来笑着说:快把衣服穿上吧,我们又不是没见过,何况你的也不好看……
女的,蔫了,把衣服穿好了。
我就在现场,我在想,老同志咋脾气这么好,被人指着鼻子骂,还如此的自如,因为他被骂习惯了,从而能很淡定的去处理这些事。
若是没有经过压力训练呢?
立刻火冒三丈。
我们去拉萨的时候,有个队友是大学老师,跟高速收费员理论开了,她接着爆发了,如山洪,如火山……
为什么?
她从小可能没受过委屈。
在我看来,就是P大的事。
骂声还有个什么好处?
就是时刻提醒你,别人为什么骂你?骂你的原因是什么?真的是嫉妒吗?嫉妒的背后又是什么?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不阳光的事?
这么一想,骂声又成了你的警钟,时刻提醒你,让你去规范自己。
另外,骂声还会让你学会换位思考,你不会轻易地声讨谁、谩骂谁了,因为你知道被骂是什么滋味……
你变得包容了。
我邻村有个小伙,山大毕业的,在县城做公务员,单亲,从小跟爸爸长大,算是真的出人头地了,在我们眼里,当了公务员就是当了领导了。
结婚了,生娃了,而且媳妇还是城里人,独生女,岳父给买的房子、车子,就是看中了他的人品,老实,靠谱。
今年,春节我回家,听家里人讲,被抓起来了,判了。
贪污了?
不是!
他有个情人,是在商业街卖奶茶的,有天奶茶店来了个混混,要调戏,要耍赖,情人给他打电话,让他过来,他在系统里上班,而且正好分管这个区域,应该反过来讲,正是因为分管这个区域,可能才有的这个情人。
他带着几个协警就去了,把人带走了,私下里肯定会暴打一顿,打完就放了……
气,貌似出了。
结果咋着?
那男的第三天,死了!
我在想,假如我也有这么一个情人,让我去摆平这个事,我去不去?
不去!
因为,安全大于一切。
即便是去了,我也不会去打人,顶多是挨顿打。
他就是太冲动了,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压力训练,从而一点就炸,那一刻,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忘记了自己的太太,忘记了自己的父亲,什么都忘记了,只有仇恨。
当然,故事是很曲折的,我只是轻描淡写而已,网上有通稿,很长,有兴趣的可以百度。
昨天,球馆开门比较晚,我坐在门口陪看公厕的大爷聊了一会,大爷也是我们邻村的,他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,讲了案情的来龙去脉,比小说还曲折,据说那男的是醉死的,家属故意栽赃于他,抬着棺材去单位闹,原本岳父是可以出手救他的,但是当得知他跟奶茶店老板有一腿时,拒绝了。
前几天,我跟一个男的组合打双打,他杀球正好打到我后脑勺上了,球速特别快,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,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。
有一次双打,我跟一个眼镜男组合,他前我后,在接一个后场球时,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杀球,恰好他过来抢这个球,球拍打他头上了,可响了,当时他就抱头了。
我可内疚了,急忙去给揉。
一会,他又满血复活了,笑着安慰我:没事,没事!
我在想,这些人貌似都经历过压力测试,彼此能包容,换作大家,大家肯定也会说,我也能做到,人家又不是故意的……
真的吗?
我们组队踢足球,双方队员彼此都认识,还一起喝过酒,一个球踢到我朋友脸上了,他戴个眼镜,当时就眩晕了,接着?
群殴了!
那时,我年轻,让人好一顿打!
打羽毛球,我也遇到过脾气不好的,跟我组队双打,我没接到球,他就很生气的用拍子打我屁股,我心想,咋还有这样的人?我们又不是打奥运会比赛,输赢无所谓,何必呢?
继续说说公厕大爷,我以前写过,看公厕也是需要关系,一般人是没有资格的,大爷经常说,别人叫公厕,我叫公寓,免费水电,还有这么大一块果园。
果园在公厕后面,有十多亩,大爷养了一群鸡,几百只,散养,喂粮食。
我问,这鸡主要供饭店吗?
他说,饭店可用不起,饭店偶尔买了是回去做样品的。
我问,为什么?
他说,咱这鸡,一只100~150元,饭店卖才卖多少钱?
我问,饭店炒鸡,用的什么鸡?
他说,就是大棚鸡。
我问,这都是潜规则?
他说,是呀!
我问,还有啥故事,讲给我听听?
他说,鸡怎么判断年龄?是第五个爪,俗称蹬爪,一般半年才开始长,1年才长全,农村老太太就去买大棚里的老鸡,然后放到家里散养,等人上门收……
我说,老太太真是演员。
他说,就是!
丁香陪我打球,她听完大爷讲这些,很疑惑地说:董哥,我感觉价值观乱了,咋到处都是假货?咋到处都是出轨?难道这个社会就要遵循这样的潜规则吗?
我说,妹子,错了,无论什么年代,无论什么场合,人们都欣赏君子,欣赏花好月圆,欣赏天长地久,这是正能量,我们谈出轨是为了更好地经营婚姻,我们谈造假是为了避免做假,我们谈负能量是为了引导正能量。
造假荒唐到什么程度?
2015年,我们双11参团的格力空调,几乎没用过,今年要装新风系统,挪一下室外机,让格力售后过来。
咋着?
说空调是假的!
我们接着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天猫卖家。
卖家啥都没说,直接全额退款给我们了。
我还在想,要不要举报他们呢?
人家把钱都退了,连机器都送我们了,就是封口的……
恰好劲松在我这边,我问他这是咋回事?
他说,油烟机也有假的,如果不是在官方旗舰店,买到假的是很常见的,例如方太、老板油烟机,官方卖5000,他们卖3000,什么都是一样的,1比1做的,你买方太你也没用过方太对不?你也不会分辨真假。
我问,不怕被人发现?
他说,发现无所谓,退款,机器白送,每100台里至少有10台是白送的。
我问,你咋不做呢?
他说,我不敢。
为什么乱象常态?是我们的底层价值观出了问题。
前些日子,我去一个朋友家,他家书太多了,是他父亲收藏的,当时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四个字:书香门第。
越来越觉得这四个字有分量了。
我们家有书香气息吗?
没有,我爹一辈子可能没有正经读过一本书。
书香门第出来的孩子,是有良性基因的,他们知道什么可以干,什么不能干。我在群上做了一个民意调查:若是一个人,每天偷2万元,你们佩服不?
大家答案一致:不佩服。
我又问了一句:有个生意,一天能让你们赚1万元,你们干不干?
大家的答案一致:干!
我说,这个生意是这样的,把假NIKE卖到非洲,你们还干吗?
80%的人回答:干!
我们总是骂别人没有底线,其实你仔细照照镜子,我们都没有底线,不是道德低下的人才造假,而是我们都有造假基因……
说一点你就照到镜子了:你用的WINDOWS是不是盗版?
盗版跟盗窃有什么区别?
读书人不叫偷?
是这些基因,已经深入我们的骨髓了,我们人人有之。
前天,老师过来家访,儿子带着老师去参观了自己的书房,老师看了很惊讶,哇,咋这么多书,你都看过吗?
儿子点点头。
1000多本书,全看过。
是真的看过。
他每天都会看两本,非常的规律。
我在想,再过20年,等他领女朋友来我们家的时候,女朋友会不会惊讶一声:哇,你们家这么多书呀?你都看过吗?
我们没有体验过书香门第。
我们要努力去改变,去打造,去影响,让孩子从小接受类似的熏陶,去接受正确的价值观,做一个君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